何香凝成为中国同盟会第一位女盟员的经过

陈典松

   1905年春夏之交,同盟会筹备期间,由于排满革命思想在日本中国留学生和华侨中的传播,孙中山的主张受到很多人的欢迎和拥护,即使这些人没有见过他,但仍然对他表现出敬意,有一些人也千方百计地想与他接触。二十世纪初,随着中国赴日留学生的增多,日本东京慢慢成了中国青年学生在国外的活动中心,作为职业革命家的孙中山成了许多留日青年学学生崇拜的对象。慢慢地,越来越多的留学生知道孙中山欧洲回到日本了,许多以前见过的或者没有见过的,都通过相互的介绍,前往拜访他,这期间,与孙中山交往的各省留学生包括程家柽、刘成寓、叶澜、董鸿纬、翁浩、郑宪成、杨度、时功玖、李书城、程明超、吴柄枞、马君武、杨守仁、姚芳荣、李自重、胡毅生、桂少伟、伍嘉杰、黎勇锡、区金钧、卢牟泰、郭健霄、刘维焘、饶景华、李锡青、卢少岐、朱少穆、廖仲恺、张菘云等数十人。其中,廖仲恺、何香凝夫妇此时与孙文的相识,奠定了其终生追随孙文革命的思想基础。

   有一次,留日学生集会,邀请孙中山前往演讲。孙中山登台演说,展现其一贯演说家的风采,大谈排满革命的主张,他以自己长期以来的亲身体会,说到中国积弱太深,必须要有青年人起来,发奋图强,进行彻底的革命,将清廷推翻,创建新的合众政府。演讲深受广大留日学生的欢迎。在听讲的学生中,有一位出生于美国旧金山华侨家庭的廖仲恺,他的祖籍也是广东,虽然比孙文小十一岁,但在海外生活和回到国内的所见所闻,使他认识到自己的祖国真的需要改变,因而很年轻时就有了革命思想,1897年与广东南海籍的何香凝女士结婚。何香凝是一位新女性,也有浓厚的政治热情,对正在兴起的革命思潮充满向往。夫妇二人于1902年同渡日本留学。廖仲恺先入读早稻田大学预科,后进入日本中央大学学习政治经济学。廖仲恺夫妇早闻孙中山之名,但这一次却是第一次见到他本人,第一次亲自听到他那滔滔雄辩的演讲,由原先的好奇变成向往,于是在数天之后,约了一个叫黎勇锡的人同往孙中山的住处拜访。

    孙中山先是与廖仲恺夫妇略叙乡谊,很快切入正题,痛斥清政府内部专制腐败,对外卖国无能,使国家没有尊严,人民没有幸福,国内民间会众力量正在广泛蕴酿之中,国外许多华人都立志回国响应革命,反清革命已经成为大势所趋,人心所向。廖仲恺与何香凝对孙中山的观点都深表赞同,主动表示愿意追随他革命到底。孙中山对这对比自己年轻十多岁的夫妻的革命热忱大加赞叹,委托廖仲恺在留学生中宣传革命主张,动员革命力量。廖仲恺与何香凝皆深受鼓舞。

   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,经过激烈讨论,孙中山和黄兴等人同意以“中国同盟会”作即将成立的革命大同盟组织的名称。组织名称确定后,黄兴、宋教仁、程家柽、冯自由、胡毅生、马君武等人分头向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和热心革命的华侨发出通知,邀集七十余人在东京赤坂区桧町三番地黑龙会本部内田良平的住宅,于1905年7月30日召开中国同盟会筹备会议,到会的中国各省留学生有:
湖南:黄兴、宋教仁、陈天华、曾继梧、余范傅、郭先本、姚越、张夷、刘道一、陶鎔、李峻、周咏曾、邹毓奇、高兆奎、柳阳谷、柳刚、宋式善、范治焕、林凤游、郭家伟

湖北:时功玖、耿觐文、涂宗武、余仲勉、曹亚伯、周斌、陶凤集、叶佩薰、王家驹、蒋作宾、李仲达、刘通、刘一清、李叶乾、范熙绩、许纬、陶德瑶、刘树湘、田桐,匡一

广东:黎勇锡、朱少穆、谢延誉、黄超如、区金钧、冯自由、姚东若、金章、汪精卫、古应芬、杜之枱、李文范、胡毅生、朱大符、张树楠、何天炯

广西:马君武、邓家彦、谭鸾翰、卢汝翼、朱金钟、蓝得中、曾龙章

安徽:程家柽、吴春阳、王天培、孙启、吴春生、王善达

江西:陈荣恪、张华飞

浙江:蒋尊簋

陕西:康保忠

福建:王孝缜

天津:张继

总共有10省75人,加上孙中山、宫崎寅藏、内田良平、末永节,合计为79人。

    这次会议上,孙中山被公推为会议的主席,他首先登台演讲,向大家介绍了世界各地留学生、华人华侨和国内各地正在兴起的反清革命运动情况,讲到排满革命的必要性,更重点分析了建立一个领导全国人民进行革命运动的组织的重要性。足足讲了一个小时,大家都对他的观点表示赞同。接着黄兴宣告今日开会是成立新组织的开始,是一次盟会,请大家在盟书上签名,于是大家一个个轮流在那张准备好的盟书上,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 签名毕,孙中山向全场宣布:“今日拟成立之组织名称为中国同盟会,请大家举手通过。”

    来自湖南的张明夷举手表示反对:“先生这个名称定得不妥!”

    全场一片安静。黄兴问:“何故?”

    张明夷:“既抱倾覆满洲之志,当为对象立名,我主张用对满同盟会之名,诸君以为何如?”

    有一些民族情绪激进的学生鼓掌表示支持。现场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,孙中山看看黄兴,然后再次站起身,向着全场说道:“各位的心情我能理解,当年我读《扬州十日》时,何曾不是也如大家有一样的想法啊,我曾经将《扬州十日》带在身边围着地球转了足足一圈,想到清军入关后对汉人的种种残杀,我未尝不一日想为洪秀全啊。这些年来,我有国不能回,奔走于世界各地鼓吹革命,与康梁等保皇党人展开过无数次的论战,与严复、杨度等这些有影响的学人交流过,我慢慢明白,倾覆满洲专制王朝,并不等于要将满洲人赶出中国,如果我们现在还用对满同盟会之名,这似显得我们的革命目标太狭小了一些。”

    张明夷:“那以先生之言,‘对满’二字是不对的吗?”

    孙中山:“非也。我们要推翻满洲皇帝的专制统治,这是非常正确的。至于我们的革命组织名称则不必用此二字。满洲政府确实很腐败,我们这些人干革命,也需要得到满洲那些觉醒了的人的同情与参与,大家都是中国人,亦应允许那些人加入我们的组织。革命党宗旨不专在排满,当与废除专制、创造共和并行不悖。”

    大家认为孙中山此言更在理,对他更添一番敬意,全场热烈鼓掌,表示对“中国同盟会”这个名称的认可。

    孙中山说:“有了组织名称,我们还要有自己的组织宗旨,经与克强诸兄商议,拟定四句话作为本会纲领:驱除鞑虏,恢复中华,创立民国,平均地权。”

    有人提出:“先生这四句纲领确实不错,不过我们以推翻满清统治和建立新的国家为目标,这关平均地权什么事呢?而且土地问题是一个敏感的问题,我们能来这里留学的同学,谁家没有个十亩八亩土地,这都是祖辈们勤劳致富和省吃俭用积下的家产。你在这革命纲领中提‘平均地权’,一旦革命成功,就要将这些田地平分,分田没有问题,但是如果那些不事劳作的人也得到一份田地,那不是对土地的浪费吗?我建议,作为革命纲领,不要把这句话写进去。”

    孙中山:“君之所言,我平素与有关人士讨论时也谈及,只是这么多年来,我在欧美各地转悠,发现即使是这些发达国家,也有很严重的社会问题,这就是由社会分配不公引起的。现代文明国家最难解决者,即为社会问题,实较种族、政治二大问题同一重要。我国虽因工商业尚未发达,而社会纠纷不多,但为未雨绸缪计,不可不防微杜渐,以谋人民全体之福利。欲解决社会问题,则平均地权之方法,乃实行之第一步。本会系世界最新之革命党,应立志远大,必须将种族、政治、社会三大革命,毕其功于一役。”他看到大家都在集精会神地听,继续说道,“我们不当专问种族、政治二大问题,必须并将来最大困难之社会问题亦连带解决之,庶可建设一世界最良善富强之国家。”全场一片热烈掌声。

    孙中山提议:“大家来此商议,组织已有名称,也有宗旨,我们当举行一个加盟仪式,这样方可表示我们结盟之严肃性及决心,为此,需大家共立盟书。”

    曹亚伯站起身说:“今日大家主张革命,才来这里,如有异议,何必来?要立盟书,兄弟凭良心首先签名。”

    于是由孙中山拟一盟书:

    联盟人,某省某府某县人某某某,当天发誓:驱除鞑虏,恢复中华,创立民国,平均地权,矢信矢忠,有始有卒。如或渝此,任众得罚。天运乙巳年七月某日 中国同盟会会员某某某

    大家推举黄兴与陈天华对孙中山所书誓言审定,二人没有异议,于是每一个人都亲笔书写一份盟书。

    孙中山见大家那么认真地书写,内心很振奋、很感动,他带着大家举起右手,向天朗诵誓词。

    宣誓毕,孙中山对大家说:“在干事会成立之前,各位的盟据由我保管,我之盟据由黄克强先生保管。”

    于是大家都把各自书写的盟据交给孙中山,而孙中山自书的盟据则交给黄兴保管。
接下来,孙中山将他在欧洲鼓动留学生加盟的方式如法炮制,到隔壁房间,一个一个同志地秘密传授见面时握手暗号和秘密口号,这一次,比在欧洲留学生中传授的内容有所调整。

    问答暗语为:

    问:何处人?

    答:汉人。

    问:何物?

    答:中国物。

    问:何事?

    答:天下事。

    这些仪式举行完后,孙中山热情地走到这些留学生前,一个一个重新握手,高兴地对大家说:“为君等庆贺,自今日起,君等已非清朝人矣。”

    出人意料的是,当他刚说完这句话,只听得房间里突然一声巨响,全场一片惊疑!
原来有一块巨大的木板猝然坍倒,响声震裂。

    孙中山说:“这就是颠覆满清之预兆!”

    大家热烈鼓掌。

    散会时,众人推黄兴、蒋尊簋、汪精卫、陈天华、程家柽、马君武等八人起草同盟会章程,并约定下次开会时间。

    同盟会筹备会之后,孙中山在东京的住处高阳馆旅店受到日本警察的关注,因为来往书信和人员太多。他想到一位女同志,那就是廖仲恺的夫人何香凝,以孙中山当时的想法,何香凝是留学生中少有的具有革命思想的人,借用她的住所作为收取信函和与开会的地点,比在旅馆里进行要安全、方便一些。于是于1905年8月6日派黎勇锡前去何香凝处商量,同时叫黎锡勇提醒何香凝不要雇用日本女佣人,看来,此时,孙中山已对日本方面开始提防了。随后孙中山亲自来到何香凝的住处,为她主持入盟,这样,何香凝就成为同盟会第一位女盟员。

    何香凝受命在东京神田区觅得一处房屋租住,这样,何香凝的住处就成了孙中山召集东京革命同志和收取信函的机关,孙中山大概每周在何香凝住处开两次会。有时候也会前往程家柽住处与宋教仁等商讨相关事宜。

    何香凝加入同盟会的时候,恰逢暑期,廖仲恺正好回到国内度假。廖仲恺回到日本后,再由何香凝作介绍人,加入同盟会,成为同盟会筹备期间同时加入该会的革命夫妻。

    1905年8月20日(清光绪三十一年七月二十日),无论对孙中山本人的革命生涯还是清末整个中国历史的进程来说,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天。

    日本东京赤坂区灵南坂日本国会议员坂本珍弥的私宅。

    经过联络,一百多位已加入同盟会的中国留学生在这里开会。大家陆续到达后,先是彼此交换对同盟会章程有关内容的看法,下午2时会议正始开始,首先由黄兴代表起草章程的同志宣读草拟的三十条章程,有些会员对其中的一些条文提出了异议,大家现场修正、调整,气氛和谐。

   《中国同盟会章程》由黄兴、陈天华等8人起草,共30条。

    孙中山主持中国同盟会成立大会,对章程进行讨论修改。

    成立会议根据黄兴的提议,推选孙中山为总理,黄兴当选为庶务,协助总理主持本部工作,总理不在时,代行其职。马君武、陈天华为书记。司法部判事长为邓家彦,判事张继、何天瀚,检事宋教仁。廖仲恺、于德坤、胡汉民、吴玉章等人加入后,补选进入领导层,廖仲恺、刘维寿为会计,评议部议员有田桐、曹亚伯、冯自由、梁慕光、胡汉民、朱大符、胡瑛、康保忠、但懋辛、熊克武、董修武、范治焕、张树桐、周来苏、吴昆、吴鼎昌、于德坤、王崎共二十人。谷思慎为经理,汪精卫为评议部议长。

    会议从下午2点一直开到5点方散,各事项均告完成,当黄兴宣布散会时,众皆呼:“万岁!”孙中山见此情景,会心地向着黄兴笑了笑。

    这次会议,标志着中国同盟会正式成立。

    同盟会成立大会上,黄兴提出将《二十世纪之支那》杂志改为同盟会的机关刊物,得到大家的支持,会后,在黄兴的主持下,《二十世纪之支那》杂志很快移交给同盟会,当时《二十世纪支那》杂志第二期刊登了一篇《日本对中国之经营》的文章,对日本对中国的野心有所揭露,引起日本政府的不满,杂志被查封。于是,经孙中山、宋教仁、胡汉民等反复商量,最后改名为《民报》,作为同盟会的机关出版物。

    经过同盟会诸同人的积极筹备,《民报》于1905年11月26日在日本东京正式创刊,由孙中山亲自撰写的发刊词,第一次全面地向社会公开提出了“三民主义”的概念。

(注:本文选摘自作者本人的作品《孙中山》)

参考文献:
1、陈锡祺编著:《孙中山年谱长编》,中华书局,1991年第1版
2、 周兴樑:《 伉俪革命家-廖仲恺与何香凝》,广东人民出版社,2008年10月
3、尚明轩:《何香凝传》,民族出版社,2004年7月
4、尚明轩:《孙中山传》,北京出版社,1979年3月
5、李菁:《天下为公——孙中山传》,华文出版社,2007年